当我老去(征文来稿)|00后说

2016年10月14日 17:14:10 | 来源:荔枝网

字号变大| 字号变小

  【编者按】

  从9月26日重阳节开始,我们即陆续发布“老去的生命”年度主题征稿活动入围作品;10月20日24:00前可继续投稿,详情点击《征稿|当你老了,要怎么度过余生?》 

  文/西米露

  死的感觉,就像宇宙形成之前——黑暗又没有知觉。所以关于死亡的想法,常常在感到幸福至极时到来,使得全身再也没法快活起来。我会看着平日熟悉的事物,想到今后它们还会存在,但没有自己了。这种痛苦会被延续到睡觉时,有一天深夜我听着自己的脉搏“扑通扑通”地跳,忽然想:如果明天醒不来了怎么办?

  当然死亡也不全带给我恐惧。当羡慕别人的时候,或者自己生活不顺的时候,还有“死”可以安慰自己。谁都会死的,所以还气不过什么呢,所以还后悔什么呢。这会很出气,仿佛自己借助自然之力惩罚了讨厌的人,不顾自己也在这种自然现象的主宰之下——好像恐怖分子在自己身上绑炸药。

  如此说来,“死”并不只代表悲哀和痛苦,竟还会有自我安慰的成分在。当然,这些对死的想法太上不了台面,让人看了忍不住骂好你个乌龟王八蛋!一个人死了,世界又怎么样呢?啥事没有。我们觉得自己多重要,整天为各种事疲于奔命。但是其实至少对于我来说,自己真的没什么了不起。或许是那个讨厌的大脑,天天担心这个,担心那个,然后强迫自己认为死了是如此可怕。近来,我在大脑里建了一支革命军,学着北岛的样子,天天在大脑政府军的城垒下大喊:我-不—相—信!

  不过,既然活着,就要快乐,作为一个生物,要在该我活的日子里,好好活过。我一直没想过老年怎么过,倒是想过千百遍壮年怎么过——找个超级帅的男朋友,然后加上罗曼蒂克电影上的剧情,简直完美!然而要说老年,细细想来,也还是会挺有意思的。就说昨天看特朗普和希拉里的辩论,都说老年人赶不上时代潮流,可是他们两人一个70岁,一个68岁,谁说老年人就是落后的呢?

  我老了的时候,当然不会竞选总统,不过我可能会像李敖一样,说我就是一个完人。然后在微博上借着140个字骂骂看不惯的人,仗着自己老,告诉别人“你太年轻”。当然,这只是偶尔过瘾的设想,在大多数时候,我会是一个快乐的老人,乐观开朗,还时不时蹦出些智慧的、幽默的语句来,做一个会跳广场舞又十分有趣的老太太。我可能还会用近似西西的笔调写作,朋友们可能喊我欣欣,也有可能悠悠。这样想是因为我有习惯把一件事情想得非常坏,然后顺着一个小事情,推出一系列结果,然后得出此生无望的结论。比如班委没选上,会导致找不到好工作。又如,我有一天担心如果我自己管不住自己儿子怎么办,结果是一天都沉浸在阴郁中,把我可爱的同桌下了一大跳。为将来操心,正因为如今实在没什么好操心的。我好喜欢痛苦的感觉啊,所以没事找事让自己担心点什么。这岂不是很荒谬?

  我想老的时候,我会知道人就是会快乐,也会痛苦,有顺利的一天,也有倒霉至极的一天。如果真有个造物主,他总会在幸福中加上苦涩,涩到难以忍受时,他让你模模糊糊看到希望——照这样下去,你被他糊弄着,一次次说不要再试了,一次次又不甘心地爬起来。死亡就是这一切的终点。当我知道活着是什么样的时候,我或许会坦然想着死亡。

  想老了该做什么,真是一个令人享受的过程。这就好像在生日蛋糕前许愿,吹起一个大大的泡泡,告诉自己想变成什么样,老了就是什么样。老了什么都懂了,老了就是圣人,所以现在随便活活吧,还有老了呢。当然,我或许终身不想死,终身无法理解生命,在死亡的边缘,还在口中高呼“我不想死!”如果那样我就只好骗骗自己了,比如,死了或许就可以见到儿时的偶像了之类。

  无论怎样,自然会拖拽着我们走的,让我们不会有机会永远在风里雨里闯荡。那时,我希望会盯着一炷香,拍拍外孙女的头,说:别想太多,这多么正常啊。

  

  (为保证竞赛公平性,所有稿件除错别字外,不做任何编修,投稿请至lizhirp@163.com,详情点击《征稿|当你老了,要怎么度过余生?》)

  欢迎关注荔枝锐评(lizhirp)微信公众号:

  

下载荔枝新闻APP客户端,随时随地看新闻!

我要说两句

layer
快乐分享
快乐飞艇一天开多少期 快乐赛车微信群 汇丰彩票官网 快乐赛车大战破解版 快乐赛车官方开奖结果 快乐赛车单双计算方法 快乐飞艇计划8码 快乐时时彩 全天快乐赛车人工计划 快乐飞艇怎样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