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还是无法原谅“迈皋桥11.4”车祸肇事者|记者手记

2016年11月09日 10:20:13 | 来源:荔枝网

字号变大| 字号变小

  /邓曦

  (作者邓曦,江苏广电城市频道记者;本文系荔枝网及旗下“荔枝新闻”客户端独家约稿,转载请注明出处。)

  时隔四天,迈皋桥“11。4车祸”肇事者朱某的家属终于通过零距离向受害者家属致歉,南京交警七大队肇事者朱某的血检也终于有了结果,南京警方依法对朱某涉嫌以危险方式危害公共安全罪立案侦查,从法律和道义上,正义似乎已经得到了伸张。但是,作为报道这起车祸的记者,我的内心却仍然不能平静。

  114日,夜班。

  距离上一次我值夜班已经过去整整十年,这注定是一个不平静的夜晚。晚上947分,我和夜班摄像张健正在南京栖霞区太新路突发新闻的现场——施工塔吊砸坏高压线,导致栖霞区大面积停电。刚拍完最后一个画面,手机突然响起急促的铃声,“零距离”热线中心打来电话:栖霞区华电北路发生了一起严重车祸,有小孩受伤。没有任何迟疑,我和张健第一时间赶往车祸现场。

  从太新路到华电北路我们只花了13分钟,1003分,我们到达了车祸现场,成为第一、也是唯一赶到现场的媒体记者。围观的市民已经把道路围得水泄不通,连撞7辆车、母子两人被撞,地上的斑斑血迹、散落的小鞋、面目全非的车提醒着我们:这不是一起简单的车祸。此时警方刚刚赶到现场,一位警察看到拿着摄像机和话筒的我们,十分惊讶地问:“你们怎么这么快?!”真的顾不上回答,这时我心里的最大疑问是:如此惨烈的车祸,会不会是司机酒驾呢?于是,我试探性地问这位警察:“是酒驾吗?”他悄悄回答我:“应该是,有酒气。”一时间车祸现场暂时不会撤,必须先去问肇事司机!

  因为第一时间赶到现场,肇事司机朱某还没有被警方带走,此时,这位花白头发的中年男子正坐在红色雪佛兰轿车内淡定地喝水。或许是没有意识到面对着镜头,朱某并没有过多的戒备和逃避,直言不讳地承认自己酒后驾车,称:“我能喝半斤,三两酒算什么?!” 语气淡定平静得令人发指。有市民悄悄告诉我,这名肇事司机自称是镇江句容市的一名公务员。于是,我再次对肇事司机发问,面对记者的镜头,朱某却矢口否认,甚至戏谑地说:“我是句容打游击的。”冷血的回答、苍白的头发、扭曲的表情,眼前的肇事司机真的像一个恶魔。如果不是一名记者,我真想冲上去揪住他的领口质问他。

  在朱某被警方从肇事车辆中带出来的一刻,围观市民齐声高喊:“打他!”一名身穿白色上衣的男子冲上前向他挥拳。我想,那一刻,他可能做了周围很多市民想做的事。

  采访结束朱某被带走,我和摄像立即赶往省中西医结合医院抢救室:9岁男孩已经离世,苍白的床单盖着小小的身躯,周围冷冰冰的。在他离开这个世界的那一刻,是带着多少不舍和不解。他今年9岁,跟我的女儿一样大,我忍了很久,眼泪还是不听话地流下来。

  此时,年迈的爷爷奶奶坐在抢救室门前,被这突如其来的厄运撞上,奶奶绝望地哭喊:还我的孙子!爷爷六神无主跟我念叨着:多么乖巧的孩子,在班上考了第一名,妈妈为了奖励他,带去超市逛逛。我至今都忘不了老俩口当时的眼神——几近崩溃的绝望。也许是不舍得孩子一人在天堂孤单,经历了一夜的急救,妈妈也在凌晨四点辞世。

  一名热心市民告诉我, 他拍下了肇事者的身份证,他只信任《零距离》,他把照片发给我说,一定要帮助受害者还他们一个公道。

  一次车祸撞碎了三口之家平静幸福的生活,事到如今,一切都无法挽回。我只想说:宝贝,牵着妈妈的手走,不再孤单,天堂里再也不会有酒驾!

欢迎关注荔枝锐评(lizhirp)微信公众号:

下载荔枝新闻APP客户端,随时随地看新闻!

我要说两句

layer
快乐分享
快乐赛车冠军技巧 河北快3开奖 快乐赛车北京pk10 快乐赛车是哪个国家的 快乐赛车平台官网 必发彩票开户 欧洲快乐赛车计划 快乐赛车开奖纪录 快乐赛车是属于彩票吗 快乐赛车一期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