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杂技团推出全国首个原创“战疫”杂技节目

2020年03月01日 07:03:04 | 来源:南京日报

字号变大| 字号变小

顶上芭蕾《出征》。南京市杂技团供图

  “亲爱的,怕你担心,没有给你打电话。今晚,我将随大部队驰援武汉,时间就是生命,奋力阻击疫情,是我们医护人员义不容辞的责任,家里的一切就交给你了,照顾好你自己……”随着深情的男声旁白,一段用肢体语言演绎的动人故事开始了。 

  由南京市委宣传部监制,南京市文投集团、南京市演艺集团策划,南京市杂技团出品的高难度杂技顶上芭蕾《出征》,近日以视频的方式上线,献给奋战在抗疫一线的白衣战士和他们的家人。这也是目前全国杂技界唯一一个为“战疫”而创作的原创杂技节目。 

  《出征》上线后,在网络被热转,一个个高难度动作让人屏气凝神,带着观众走近抗疫一线医护人员和他们家人的情感世界,感受到了担忧、纠结、不舍、期盼…… 

  运用高难度技术动作——

  既有视觉震撼,又具生活气息

  “单足尖肩上转体180度”“单足尖站头顶阿拉贝斯”“单足尖站头顶踹燕”……顶上芭蕾《出征》运用了高难度的技术动作,两位演员王守森和屈宁丽的肢体演绎,让人舍不得移开目光。 

  如今的杂技早已改变过去“纯炫技”的演出模式,融合舞蹈、戏剧等艺术形式,使杂技艺术更加惊、险、奇、特,且赋予时尚的韵律之美。“顶上芭蕾”是南京市杂技团的精品节目,将芭蕾舞独特的脚尖站立外型及其他形体语汇融于杂技技巧表演之中,从而构成的杂技新种类。它扣人心弦,伴着轻柔的音乐,女演员高高站在男搭档的肩上、头顶,跳起了芭蕾舞,动作优美,轻盈飘逸,如履平地。 

  《出征》的主创团队是杂技剧《渡江侦察记》的原班人员,节目创意和出品人是江苏省杂技家协会主席、南京市杂技团团长池文杰,策划是原沈阳军区前进杂技团副团长董争臻,导演是原南京军区前线文工团团长李春燕,执行导演是刘亮、许春瑞、薛点。为了做好疫情防控工作,主创们采用了“云协作”,部分主创在排练厅,还有部分主创通过视频连线的方式指导。 

  除了视觉上的震撼,很多观众都表示《出征》与以往的杂技节目有些不同,多了家的味道。刘亮说,演员身上的这套行头就是“秘密武器”。以往表演顶上芭蕾都是穿着裸肩的表演服,而这次穿的是生活化衣服。“把一个看似普通的日常生活场景搬上杂技舞台,不仅是为了让观众眼前一亮,更是为了表现疫情之下,平凡的普通人被改变的生活,以及他们不平凡的选择。” 

  这套生活化的衣服赋予《出征》一份生活气息,同时,又给演员的表演增加了难度。“裸肩是为了方便上下两位演员互相感知力量,双方配合找到最佳平衡点,此前模式的训练已经使演员形成了肌肉记忆。现在肩部着力点多了层衣服,增加了滑度,也带来了挑战。”教练温晓艳说。她曾是表演“顶上芭蕾”的尖子演员,如今在幕后培养新人,也是两位演员王守森和屈宁丽的教练。当导演提出一个个挑战的时候,就需要她帮助二人进行技术上的调整,以最快的速度满足节目创作需要。 

  更高的技术难度在于,以往演员用脚尖站在同伴肩上的时候,需要打开双臂,以获得平衡,但这次,刘亮希望演员能借助舞蹈性的肢体动作推进,提出让演员在空中不打开双臂。难度更高了,但演员们经过刻苦排练,出色完成了任务。

  讲述“白衣战士”与家人的故事——

  不平凡的选择,背后是不平凡的情感

  一个个高难度动作,让观众感受到的除了视觉震撼,更有触动心灵的情感。 

  《出征》表达的是妻子送医生丈夫出征疫情防控一线时的担忧、纠结、不舍、期盼等复杂情感,带观众走近“白衣战士”的情感世界,倾听他们的心声。 

  除夕夜驰援武汉的军医刘丽,在一线持续工作后,防护面罩在她的脸上勒出了很深的印记。母亲问刘丽:“还能恢复吗?”她跟妈妈说:“放心,我还会是你那个漂亮的乖女儿。” 

  武汉金银潭医院院长张定宇,2018年就被确诊患上渐冻症。但疫情暴发后,他几乎没有休息过一天,带领600多名医护人员不分昼夜坚守在一线。 

  武汉医生胡明在采访过程中接了一个电话,突然泣不成声,因为他的同行兼好友被病毒感染。擦干眼泪,胡明转身又走向了病人。 

  …… 

  疫情发生以来,每天,所有人都被奋战在抗疫一线的白衣天使感动着。江苏省杂技家协会主席、南京市杂技团团长池文杰也是如此,“抗疫前线的医护人员用自己的身躯与病魔搏斗,充满大爱与力量。我们杂技人如何用自己的专业,艺术化地再现他们的这种大爱呢?” 

  披上白大褂,他们是人们眼中的“逆行英雄”,脱下“白衣战袍”,他们也是普通人。 

  《出征》主创团队心中涌起为他们创作的冲动,在微信群里热烈讨论后,渐渐有了思路。“我们要用杂技节目鼓与呼,让更多人关注抗疫一线医护人员的情感世界,讲述他们与家人的故事。”池文杰说,在这场没有硝烟的战斗中,他们都是“白衣战士”,但在生活中,他们是父亲、母亲、儿子、女儿、丈夫、妻子……“不平凡的选择,一定也有不平凡的情感。”视频开头那段深情的男声旁白,也是池文杰为节目录制的。 

  虽然做了大量案头工作,可杂技艺术毕竟是抽象的,叙事性无法与语言艺术相比。选择哪种技术形态,既不失杂技特性,又能借助肢体动作表情达意?主创团队在一番尝试后,最终定下了“顶上芭蕾”。

  90后00后演员挑大梁——

  “一个个小家的聚少离多,

  是为了更多家庭能够聚多离少”

  在南京市杂技团,演员们分柔术、绸吊、顶碗、空竹等不同的项目训练,而长期练这种将西方芭蕾的浪漫和东方杂技的惊险融为一体的“顶上芭蕾”项目的,仅有两队四人。这次《出征》选中了90后演员王守森和00后演员屈宁丽。 

  对杂技演员来说,这次的节目是个挑战,不但要展现高难度技术,更要演绎出深层次的情感。在现实生活中,王守森和屈宁丽是幸福的一对小情侣,《出征》所要表达的分离和不舍,二人并没有经历过。 

  王守森得知团里要排练顶上芭蕾《出征》时,正在老家。自从学了杂技,王守森与家人在一起的时光比同龄人少很多。这次因为疫情,他迎来了十多年来第一个“长假”。“进团以来,我第一次在家待了这么长时间,有12天。”王守森是家中最小的孩子,家人的陪伴与疼爱,让他格外珍惜这段时光。因此,当接到团领导的电话时,他说他起初有些犹豫,父母也十分不舍。 

  “我父母的纠结,不就是我们这个节目所想表达的吗?”王守森说,虽然家人不放心,但最终他还是决定回南京,回来好好排练《出征》。“家人为我担心、为我纠结,我也舍不得离开他们。可是,这也是我的‘战场’,我必须要做自己应该做的事。”因为,对一名文艺工作者来说,抗击疫情,就是要在自己的能力范围内竭尽全力。 

  “一个个小家的聚少离多,是为了更多家庭能够聚多离少。”这是屈宁丽这段时间反复说的一句话,也是带她进入角色的“敲门砖”。“这段时间,一直带着很沉重的心情,看到很多来自一线的报道,也关注奋战在一线的医护人员们的情况。医护人员舍小家为大家,我想通过我的表演,告诉医护人员的家人——你们的担忧、期盼,我们都知道,我们都理解。” 

  迎接一个又一个挑战,克服一个又一个难关,用高难度肢体语言讲述动人故事,传递挚诚情感,《出征》的最终呈现让人惊叹又惊艳。

  (来源:南京日报 编辑/钱薇)

下载荔枝新闻APP客户端,随时随地看新闻!

layer
快乐分享
快乐飞艇能玩吗 快乐赛车直播开奖视频 快乐赛车作弊器 快乐赛车计划软件 千禧彩票是真的吗 快乐飞艇下注技巧 快乐飞艇合法吗 快乐飞艇怎么看走势 快乐飞艇 pk10机器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