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昊:我对“流量”一直很向往|非常道实录

2020年06月30日 09:48:23 | 来源:凤凰网娱乐

字号变大| 字号变小

  秦昊伊能静这对夫妻最近可是占尽了头条。一人在“乘风破浪”中大放52岁姐姐的无限可能;一人在“隐秘角落”里变秃头、带人爬山,秀尽反派的人格魅力。

秦昊接受《非常道》采访的位置,上周伊能静刚刚坐过。

  有人说,文艺片宠儿秦昊是“自降身价”才来演网剧,殊不知秦昊拒绝过这个剧本很多回。他从前在《浮城谜事》里的反派形象过于深入人心,以至于伊能静的评论区里充斥着“他是个渣男,不要和他结婚”的言论。

  最终打动秦昊的是《隐秘的角落》里的三个小演员。

  就像张东升剧中的温情都献给了普普一样,现实中,女儿也是秦昊最大的“软肋”。因为拍戏,秦昊每次都带着负罪感“抛家舍子”,这次更是因为疫情和女儿分别了4个月;伊能静又在录制《乘风破浪的姐姐》,女儿米粒只好一个人在台北家中。说到这些,秦昊多次哽咽。

  年过40岁,秦昊依旧记得他19岁就立志成为“中国最牛男演员”的梦想;他也开始焦虑自己的形象管理,担心自己变得“油腻”。不过这些都挡不住这位“披荆斩棘”的姐夫对“万事皆有可能”的探索,因为他就是这样一个演员,有时会不可思议,有时会大跌眼镜。

  以下是访谈实录:

  凤凰网《非常道》:大家好,这里是凤凰网非常道,本期的嘉宾是秦昊。

  今天我刚刚看到大家有在讲说,年度最佳的坏人已经出炉了,因为已经看到淘宝出了旅游照片了,导游,然后最近其实那个剧照已经被当成导游头像了,带你上山。就是说秦昊老师您演的这个角色。当时你看到《隐秘的角落》这个剧本的时候,你当时是什么反应?会不会觉得有点阴暗或者怎样?

  秦昊:其实这个剧本还没到我手里的时候,问我说可不可以接的时候我就已经给拒绝了。

  凤凰网《非常道》:为什么?

  秦昊:因为我那小说看过,小说里面我想演的是那个孩子,那个孩子是我想演的,然后张东升这个人物在小说里面相对来说我觉得比较单薄,比较扁平这个人物,没有很立体,所以我就给回绝了。

  我觉得另外还有一个就是我的私心,就是因为我有了女儿以后,我只拍了一个反面角色,就是《妖猫传》里面的那个角色,那是唯一我女儿出生以后拍过一个反面角色。拍完那个以后我就觉得,因为里面也有跟雨绮的很多那种戏,你知道,因为我在想说这个戏肯定不能让我女儿看,我后面接戏我就会想说,我这个戏我要再演一个这样的人,然后我也知道我会把它演得很真,我觉得我也想了很多,我一想我女儿在学校里面会不会受欺负,会不会同学,你知道,我真的想得很多,我还有一个这方面的私心。

  凤凰网《非常道》:对,所以,因为我们以前经常说演员会体验生活,做一些贴近角色的事情,但是你说演一个坏人,你在片场怎么样去贴近这个角色,你有做什么事情吗?

  秦昊:其实没有很刻意了,就比如说跟三个孩子之间,我跟那三个孩子刚见面的时候我并没有跟他们很亲近,在生活中很亲近,因为在这个剧本里面也是开始从陌生到熟悉的一个过程,我不希望跟他们打破这个界限,让他们觉得也很熟,然后带到戏里面这种感觉。

  凤凰网《非常道》:那你觉得现在的小孩多数还是挺厉害的,你跟这三个小演员对戏的过程中,你有什么感受吗?

  秦昊:这三个孩子,我能来这个戏还有一个很大的一个因素,就是这三个孩子(剧中三个孩子同一画面的镜头)。就当是在横店他们来看我的时候,我说我跟辛爽的原话就是,我说这个戏我不演,没问题,但是那个孩子很重要,如果这个孩子找准了的话,我相信比你刚才跟我说那些想法,即使我不来演,这个东西也有可能是一个爆款,然后辛爽说不行不行昊哥,你一定要来,张东升这个角色非你莫属。

  我说那这孩子怎么样,如果孩子不行的话,我一个人也没戏了。因为这个小说叫《坏小孩》,他给我看了这三个孩子的照片,我看了以后我就说,我说这戏成了,原话就是这戏成了。就这三个孩子的质感、质地,就是那个一看就对的,而且这三个孩子太灵了,就是特别有灵性的孩子,很有悟性的孩子。尤其是那个普普,我特别喜欢这姑娘。

  然后你说你跟他们对戏,你想的不是说怎么让他们好,说怎么让你自己别落下。因为他们都是真的东西,都是童真的东西,他们是最真的、最好看的、最宝贵的东西,所以你是跟他们拍戏是有压力的,其实跟小孩拍戏

  凤凰网《非常道》:那有哪个细节是让你觉得特别出乎意料的,有没有?

  秦昊:出乎意料,我觉得很多细节可能都比较出乎意料吧,比如说我们刚见面的时候这三个孩子,然后我一喊那三个孩子回头看我那表情,就是那个戏一定都是对方给你然后你回馈的东西。不是你自己对着镜头空演你知道吧。还有一场包括我们去麦当劳有一次去吃汉堡包的时候,然后就是要跟他们面对面吃,在剧本里面也是面对面吃,然后我说我去那边吃吧,你们聊,然后说你别走,里边来,怎么怎么样。其实在剧本里面就是很感动。但是在那一刻开始三个孩子那种,尤其是那个普普那张无辜的脸,又无辜又让人怜爱的脸,你就会觉得当时就很感动,感动的点。

  凤凰网《非常道》:所以现在的话你觉得反派角色对你来说是已经应该演够了,想为孩子再演一些更正面的吗?

  秦昊:也不是反派演够了吧,其实在我心里面我从来没有把一个人物分成是反派还是正派,因为我相信我会把每一个反派都把他善良的一部分一定要展现出来,我一般演正派的时候也会把它有一些缺陷的地方展现出来,所以我在之前包括我选《浮城谜事》,包括我选《风中有朵雨做的云》,我都觉得跟导演在商量的时候,这个人身上他有恶的地方,他有做错事情的地方,但他有他善的地方和他人性的地方。在这一点上我拍任何角色我都没有去丢失,我都尽量去挖掘。

  但是得到的结果是我拍完《浮城谜事》,后来我跟伊能静,我们那时候刚认识还没结婚的时候,我们刚开始交往,跟伊能静,然后伊能静就说,说好多网友在我下面留言,跟我说你是渣男,因为你是《浮城谜事》里面对人家怎么怎么样的,你不要跟他在一起,然后当时我就傻了,我说怎么会有人这么想呢?我说真是这样吗?说真是这样子。所以后来慢慢慢慢地你就会有这样的,原来观众看人是这样看,和我自己本身不一样。

  但是这一次演张东升这次播出以后的反响,包括反馈,让我特别感动。我真的觉得中国观众的审美越来越高了,这一届观众太棒了,点个赞,真的,他真的就是慢慢,可能观众也需要一个慢慢审美成长的一个过程。所以到这个时候大家跟我聊的都是,让我很欣慰的就是大家都在说,张东升可恨是可恨,但是好可怜。但是后面说觉得好心酸或者怎么样,我觉得都是我们当时创作这个人物的时候,我们的初衷让观众感受到,很欣慰。

  凤凰网《非常道》:说秦昊演得好,然后但是这个比如说大家就会说那个变态角色继《不要和陌生人说话》之后,又现在出了一个新的里程碑,就是这个人,然后你怎么来理解这个问题,因为很长一段时间里边,大家可能会把你就跟这种又可怜又可恨的形象挂钩起来。

  秦昊:这个就是特别无奈的地方。因为如果你要让我再选一次演这个人物怎么演,我可能还要,大家还会觉得你很真,很可恨。但是作为演员来说有一种无奈,这是我经历到现在我感受到的。就比如说我在之前演过娄烨的那几个戏的时候,后面找我所有的角色都是那种类似于那种角色,就我没有给自己定性,但是别人通过你的作品给你定性,然后我用了这么多年我很努力,比如说我拍了《无证之罪》,拍完《无证之罪》,所有警察的戏全都来找我演警察了。然后我想说,终于有人让我演正面角色了,不管怎么说要把握这个机会。所以我后面选的角色你看都是军人,像《尉官正年轻》,像包括《锦绣南歌》也是这种,言情戏里面的深情男主吧。

  凤凰网《非常道》:明白,所以其实你是一个挺害怕重复的人,对吗?

  秦昊:我是挺喜欢挑战的,我觉得重复特别没劲。

  凤凰网《非常道》:因为比如说我们会说像一个经常和流量挂钩的这样的偶像型的言情剧,大家会觉得说一个演技派不应该接这样的角色,你会有这方面的考虑吗?

  秦昊:我没有,我一直对流量这个词我很向往。

  凤凰网《非常道》:是吗?

  秦昊:流量是没错的,因为你只有好大家看得多才有流量,这个是一个褒义词。就比如说现在我们拍的这部剧,对吧?我们拍的这部剧,现在他们好多人跟我说什么出圈了,我都不懂,什么叫出圈了,就是说圈外的人老百姓更多人去看了,他就有流量。我说好,难道我们拍的戏不是希望更多的人去看吗?所以流量这个词它是褒义的,好的作品自然就会有好的流量。

  其实我以前有一个特别幼稚的想法,真的,我就现在想起来很幼稚了,但是真的是我近三年我才悟到的道理。我以前一直想成为一个特别优秀的演员,我希望我演成为中国最牛的男演员,自己给自己的从19岁上中戏的时候一个志愿。

  然后我同时又希望我走在街上没有人认识我,我不会受到人家的打扰,这是我一直以来的一个目标。那后来慢慢慢慢慢慢我会发现说当走在街上,没有人认出你,你不可能是中国最牛的男演员,你明白吗?这个东西是一个相辅相成的,就是没有那么完美的时候。

  凤凰网《非常道》:所以现在的话,我看你也在尝试各种就是不同类型的剧,包括综艺,包括什么,是不是就是说终于自己没有那根,好像说有一个像原来那样有一根特别明确的一个什么标准线,就是说想开了这个事。

  秦昊:我觉得是两点吧,造成我现在,一个是大环境,就是我们的大的环境,一个就是可能跟我个人的成长,也结婚了,有了米粒了,慢慢慢慢你的心可能就打开了。慢慢对这个世界和解。我觉得两个方面吧。

  我真的觉得我女儿的降临让我跟这个世界和解了,我觉得没有什么,不像以前那么愤怒,不像以前的那么,我就要怎么怎么样,我就跟你要对着干,怎么怎么样,真的让我柔软了很多。

  凤凰网《非常道》:所以就是说女儿会让一个人变得非常地宽容和圆融,更加包容和多元。

  凤凰网《非常道》:然后也会有人说,就是说像你在结婚成家有了米粒之后,其实对很多事情的看法都会有变化,包括会上婆婆妈妈这样的,就是家庭的真人秀,你觉得家庭对你的这种生活有影响吗?对演艺生活。

  秦昊:有影响,当然有影响,我觉得家在我心里面的位置是永远排在第一位的。这个是我最开始跟我老婆聊天的时候,我们一直在说,我说工作什么的,我也不是什么那种工作狂,虽然我很热爱表演,但我也不可能把表演放在第一位,把家庭、把父亲母亲、把孩子放在第二位,把妻子不可能,我觉得还是家庭永远放在第一位的。我觉得我的家庭现在让我能够心情很平静,因为我真的是一个很幸福的家庭。

  凤凰网《非常道》:所以伊能静和米粒对你的整个的生活态度有什么?就是说你觉得最大的一个改变是什么?

  秦昊:最大的改变我觉得没有什么大事,对我来说有,就没有什么事是了不起的什么事怎么怎么样,能有什么事比我孩子还重要吗?能有什么事比我孩子的健康,比我孩子成长还重要吗?所以很多事,比如说现在碰到一些困难,碰到一些什么事也好,我觉得都挺淡然的。

  凤凰网《非常道》:其实有一个问题,比如说我们以前在采访女强人、女演员的时候经常会问说,你怎么来平衡家庭与事业,然后这个问题其实今天第一次问一个男生,就是说你会有家庭和事业的平衡的这种概念吗?

  秦昊:我会有,我经常会为我不能够陪在家,就是女儿身边、家人身边,有时候自己会很,怎么说呢,就是很沮丧,有时候会想到这个地方的时候,但又很无奈。其实我还是,我觉得能够这样做,还是因为我的另一半给我分担了太多的东西、太多的压力,不需要我去挂念,然后让我可以专心的去拍戏。

  所以我一般在每个剧组,在每个剧组拍戏,我几乎很少拍完戏出去跟大家聚会,我很少,几乎一部戏不会超过两三次,有的一次都没有。然后我就会跟,包括开机的时候,包括跟组里面来大家一起交流的时候,我就一直在重复一句话,我说希望大家都努力能把这戏演好。因为咱们拍这部戏,抛家舍业,把老婆孩子家人放到家里面。所以我就在拍戏上面,我真的是,我觉得每次拍戏我都挺愧疚的出来,都带着负罪感来拍。

  凤凰网《非常道》:对,因为其实我们会经常说,当爸爸太投入事业的时候,有一个词叫丧偶式育儿,你听说过吧?

  秦昊:我听说过。

  凤凰网《非常道》:对,然后你觉得这个,你怎么样来尽力的避免这个情况?

  秦昊:其实这次我就已经经历过,这次疫情我就经历过这么一次,因为疫情之前,比如说我拍戏在哪个,不管哪个戏里面,哪怕让我不睡觉,多拍几遍我都要签上多少天以内我必须要回趟台北,给我两天时间都希望看我的孩子。

  但这次我都有4个月,将近4个月没有见到孩子了,然后又来到这边长沙录节目,然后我老婆就把孩子放在家里面,她也来录节目,因为当时我们在商量说要不要带在身边。怕孩子有危险,我就把他扔在了台北了。结果来了以后,我们两个真的,她工作那边也工作,也经常打电话给我想孩子想到哭,我这边也是自己想起来孩子,觉得这孩子不在身边,然后那边阿姨和她母亲在带,然后又觉得这孩子,每天都很难过。

  前两天我们就下定决心说,这样我们请人给她带过来,即使在上海隔离,我们要把她放在身边。以后无论出现什么事情,我们也要把她放在我们身边,这是我们这次疫情我们两个学习到的坚定的。

  凤凰网《非常道》:然后也正好是前两天大家都看了,就是你在综艺节目里面,你的小朋友被欺负的时候就忍不住想哭。

  秦昊:本来我现在就非常想孩子,然后又觉得很愧疚,把孩子一个人扔在台北,她在那边又有同学欺负她,欺负她,问题是米粒的性格,我们知道她太善良了,欺负她她也根本就不会去怎么样,然后她就自己,你就一想到自己的孩子那样,你就看没有人能受得了,现在聊这个我就。

  凤凰网《非常道》:就受不了,我们聊个别的话题,就是上次我采访伊能静的时候,她跟我说,说秦昊坚决不能跟我一起做事情。

  秦昊:我们两个试过,我们两个不适合在一起(工作),我们两个真的不适合在一起(工作),因为我们两个的性格都太强了。我们的性格,因为当时其实有些时候在这一点上我们俩是有共识的,就是因为我们两个都是个性很鲜明的个体,当时我们两个能够互相吸引,也就是因为对方身上有这样的特质然后吸引到对方,然后在一起。但真正在一起的时候,再有这样的,这样的特质对立的时候就变成一种,你知道吗?所以我就觉得在这样的事情上,尽量避免在一起,但在生活上面如果没有这方面的东西,我们是没有任何问题。

  凤凰网《非常道》:这次就是说伊能静说你就是那个网友口中的兴风作浪的姐夫,然后并且在伊能静的采访中她会提到说,秦昊有多少次劝我说你退出算了,当时你是基于什么考虑?

  秦昊:当时我从心里来说,我真的是心疼她,我不是心疼她受苦受累了,我更多的心疼她是精神上面承受的东西。因为我一个人在外面工作,我知道这个圈子是什么样的,大家的竞争,比如说大家的那种压力,我不舍得让我老婆出去再跟他们,你明白吗,就到这江湖上腥风血雨,我就不舍得了,你在家多好,安安全全的,也不用那么多压力,不要出去腥风血雨的要冲出江湖,我是心疼她这个。

  但是我觉得,但我又觉得她的才华,她有这方面的能力。她现在如果要是说不出去展现或者她没有,我怕她会有遗憾。所以我就说那好,你要愿意的话,那你就去我支持你。但是当我听到她说这也累那也累又怎么样,那不正好吗?那就别累了,回去吧,本来也不想让你这么累,就这么样的一个心态,心路历程。

  凤凰网《非常道》:然后但是她还是坚持下来了,然后你有看过《乘风破浪的姐姐》吗?节目看了吗?

  秦昊:真心话那个节目我没看。她的片段我有看,对,但是那个节目她的片段我就在网上有时候新闻什么的,或者我去看一看有关于她的新闻。还有一些比如说像现在《隐秘的角落》我也没看到现在。

  凤凰网《非常道》:但是这个戏播出了你也不看吗?最终给观众呈现的一个形象,然后你其实也不看?

  秦昊:因为我看了也改变不了任何,我当时就这么想的演的,你已经看到我演的选择了,我看了自己演的,好与不好我都改变不了它,所以改变不了的事情我看意义不大。

  我也怕看了会遗憾。所以现在目前还一直在做心理建设,包括制片人卢静,包括导演都说,说昊哥你为什么不看?我们最想让看的人就是你了,你一定要看一看,怎么怎么样,我说我还在做心理建设,我怕,我不想有遗憾的感觉,因为当时我明明是这样做的,但现在我们不得不怎么怎么样的时候,那个遗憾感我觉得,我尽量不想具有这种感觉。

  凤凰网《非常道》:也有人说过,说秦昊其实是一个长期以来演戏被低估的人,然后所以现在有很多人就会把你的一些表演的片段剪出来,然后冠名叫演技炸裂。然后你怎么理解这四个字,演技炸裂?

  秦昊:这个就是大家网友的一句调侃也好,或者谁的一句感受也好,我觉得这个不必当真。说实在话,我出道到今天,我真的真心的不是很,无论是骂我的还是夸我的这种,我真的不是很,我尽量让自己不去很关注和在意,因为我觉得我怕影响到自己。

  这个影响到自己就是说,如果你太在意别人对你的夸奖的话,我会怕我自己会变得油腻,因为别人会说这是好,比如说秦昊你笑起来好漂亮怎么怎么样,比如说,那我后面就知道我这样笑是漂亮的,人就会自然的想把美的一面展现出来,那就会变得很油腻,有的时候就在演技上。所以其实我在这方面,虽然我看到,但我尽量的跟自己说不要去信这些,不要去信这些。

  凤凰网《非常道》:你觉得你算一个中年男演员吗?还是算青年男演员?

  秦昊:我是一个特别怪的演员,我有时候在想,包括我老婆也在想,我在我青年的时候演的都是中年的角色,到我中年的时候,我现在演的都是青年的角色,包括后面你们会看到的《尉官正年轻》包括《锦绣南歌》,我真的觉得自己是一个很怪的演员。

  凤凰网《非常道》:我就要想特别好奇,你说男演员会有外貌焦虑吗?因为女演员其实很多会外貌焦虑,怕老怕胖,你觉得就是男演员会吗?

  秦昊:会有,都会有,但是我很奇怪,我是到现在才有的,也就最近一两年才有的,我在一两年之前我每天都希望自己赶快到40岁,我每天都在催着自己说,秦昊,你为什么还不到40岁?

  然后当我终于到了这个年龄演这个角色的时候,我突然有一天其实我觉得有点担忧了,我就说为什么以前觉得不是问题的问题,现在在你的身上都成了问题了?比如说你的头发为什么会变得比以前少了,对吧?你的脸上的为什么皮没有年轻的时候那么紧致了,为什么你年轻的时候不吃饭就可以瘦那现在锻炼,他都会长肉,你就会有这样的焦虑,这个焦虑我觉得对我来说不是生活中的美与丑,我就觉得那要让我演30岁左右的人,我怎么办?我怎么演?就这样的焦虑。

  凤凰网《非常道》:比如说像《乘风破浪的姐姐》之后,因为大家呼声很高,说可能会有乘风破浪的哥哥或者什么乘风破浪的姐夫,如果有这样的节目,你觉得你会去参加吗?

  秦昊:我觉得万事皆有可能,也皆有不可能,自己都觉得有些时候自己现在,我都有点看不清我自己了真的是,因为我做了太多让人觉得大跌眼镜的事情,也做了太多让人家觉得不可思议的事情,我就是这样一个人。

  凤凰网《非常道》:但是你的感受应该很好,就非常的自由,非常的放松。所以秦昊老师,我觉得说让我们拭目以待,看看你最近还能做出什么让人觉得特别惊奇的事情。

  秦昊:好,谢谢,谢谢你。

  凤凰网《非常道》:谢谢。

下载荔枝新闻APP客户端,随时随地看新闻!

layer
快乐分享
快乐赛车计划下载 快乐赛车计划群 幸运飞艇跟快乐飞艇一样吗 快乐赛车单双 快乐赛车北京pk10 河北快3开奖 福建快3开奖 快乐赛车单双 快乐赛车代理怎么做的 快乐飞艇合法吗